鳴見なる的作品「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」(ラーメン大好き小泉さん),本周四(3/24)台版第一集由角川新發售了,日版出到第三集,本來以為會是冷門作,結果日版已經累積售出50萬本,也改編真人電視劇了!

由拉麵狂熱的面癱少女小泉,帶著讀者吃遍全日本的拉麵店,裡面的拉麵店都是日本實際存在的店面,像是在台灣也有開的一風亭等,是很好置入性行銷的一部作品,當然裡面也有介紹台灣人愛去,但我覺得很失望的一蘭 XD,也就是這並不是料理漫畫,而是可以很輕鬆閱讀,拉麵系PLUS小日常的漫畫(拉麵系?)


【日版的書腰上提醒「不可以在深夜觀看(因為會胖)」 XDDD】

故事由處世熱情、有點男孩子氣的大澤悠,在放學路上遇到冷酷性格的轉學生小泉開始,不小心就一起進店吃拉麵的悠,從此展開追逐小泉的拉麵生活。

平時冷酷的小泉,一提到拉麵就會開啟不同的開關,除了豪邁的吃相,還有吃完後幸福的樣貌,還對拉麵文化有所研究,甚至於對拉麵有套自己的哲學 XD

努力想和小泉成為好朋友的大澤悠,雖然有點男孩子氣的性格與外表,但其實還蠻會作菜的,不區不撓的執著精神,偶然會讓她顯現出病嬌的一面!

另外悠的朋友中村美沙與高橋潤,也因為拉麵而和小泉有所接觸。自詡為校園偶像型的美沙擅長吃辣,第一次吃激辣型拉麵就可以輕鬆完食,其實是沒交過男朋友的類型。而戴著眼鏡的潤則偏好怪異風格的拉麵,看到小泉吃的創意派拉麵會自己跑去試,對熱食讓眼鏡產生的白霧感到很困擾。

其實看這本漫畫時,除了拉麵文化還可以感受到一些東西。日本有一種躲在廁所吃飯的現象,有種獨自一人是很丟臉的錯覺,有些校園漫畫中其實都會描述「沒有朋友」是種嚴重的事。

可以參閱這篇文章: 「當害怕落單成為一種病:那些在廁所裡吃午餐的日本人」

這對我這種獨行俠來說,這是一種是很不能體會的狀況,基本上我也沒在說「有很多朋友」「怎樣才叫朋友」諸如此類。

漫畫中藉由待過國外的小泉獨善其身的作風,「這本來就不是需要呼朋引伴的東西」,對熱情的悠總是冷冷的拒於千里之外,完全不在意那種「朋友文化」,有種藉此反諷那種現況的感覺,但這也只是我的OVER READ的感受。順帶一提,一提到小泉這個名字,第一個就會想到希臘與愛爾蘭混血、後來娶了日本太太歸化日本的怪談始祖小泉八雲,作者讓一個看起來是德國回來的角色取名小泉,不知道是不是從這邊來的靈感。

說起來吃過好吃的拉麵,的確會有另個女主角悠的那個禁斷症狀,現在的我就「深受其害」,因此這邊額外來講個東西 XD

第一話那滿出碗的拉麵,其實就是傳說中的拉麵二郎,為避免置入性行銷之疑漫畫中把招牌用光線塗白了,但還是可以看出「ラーメン二郎 三田本店」的字樣,而實際上會把料堆那麼滿的拉麵也不多,二郎就是其中的代表。二郎拉麵是日本近年很紅的一種拉麵風格,原本店主聽說要取名為拉麵次郎,結果油漆工把看板錯寫成二郎,就將錯就錯改名為拉麵二郎了,這種隨興的風格也很合麵本身的感覺 XD


【日本的二郎拉麵】

剛剛說到二郎是一種風格,因為他不是一種口味,他的特色是厚切的豬肉叉燒塊、滿出碗的高麗菜和豆芽菜、湯頭滿滿的浮一層豬背油、蒜末,配上粗又彈性十足的麵條,看起來整個就是粗獷豪邁。這種形式意外的讓人上癮,在日本甚至出現「二郎中毒」這個詞。

在日本時我曾幾度經過新宿的拉麵二郎歌舞伎町店,去年那次甚至就住在那家店附近,但是兩個原因一直讓我沒親自去體驗過,一是不管何時我經過,那間店內一定有一堆人在排隊,而我不太喜歡排隊 XD  二是聽說二郎有自己的出餐系統,吃個15分鐘店家會毫不客氣的趕人,當時對二郎風還不熟時,語言不太通的狀況下也不敢貿然嘗試。(結果同行的白長官夫婦竟然有跑去試)


【照片來自白長官去新宿的二郎拉麵體驗】

但是後來發現台北樂麵屋的西門店,特色拉麵就是提供二郎!會到那間去吃也是個意外,有一次到西門町送貨時車停那附近,發現那邊竟然有個拉麵店,後來有一次周末不知道吃什麼,就晃到那邊去想說吃看看,吃完還可以去KT逛逛,進去後才發現竟然有傳說中的二郎拉麵。


【樂麵屋西門店的二郎拉麵】

台灣版的二郎雖然沒有疊的那麼誇張,不過以台灣人的胃口來說也算不少了,偏重的口味也和在日本吃過的味道較接近。經過這次之後,我也成了二郎中毒者,搞得我現在每一兩個星期就要跑去吃一次,寫完這篇文章又想吃了,現在狀況就像下圖的悠一樣。下次去日本,我一定要去試試當地的道地二郎 X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黑鴉筆記

RavenC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