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希望有一天,全世界的年輕人都具有世代團結的意識,只靠著真誠,做出極為風險的選擇。我喜歡真誠,但我缺乏真誠。」—Kurt Cobain,1967.02.20-1994.4.5

4月5號是NIRVANA樂團的主唱兼左撇子吉他手科特.柯本(Kurt Cobain)逝世的日子,NIRVANA(涅盤、或是超脫)是來自美國西雅圖的油漬搖滾(grunge)樂團,油漬搖滾來自融合了金屬樂元素的龐克樂,有著龐克文化一貫的批判性歌詞、簡單的和弦與重覆的旋律,加上使用破音、渾濁的失真吉他音效,營造情緒的不滿及「髒」的聽感,用沙啞嗓音喊出對自己、對世界的各種不滿的情緒。

NIRVANA是我在玩樂團一段時間後才接觸的音樂,雖然不算是影響音樂觀的專輯,但對NIRVANA想表達的東西卻深深認同,而不管在曲風或是理念上,Nevermind也是我認為對當今樂團音樂影響最重的專輯之一,這也是這次講的主要是科特本人,我還是用NIRVANA與Nevermind當標題的原因了,其實NIRVANA就是科特,科特的人生就是這三張專輯的化身。

「把自己變成別人想要的樣式,就是對自己的浪費」
雙魚座的科特,敏感且憂鬱、對一切叛逆且不領情,深受龐克文化的影響。他的人生觀猶如被社會染缸同化前,充滿理想的青少年,既簡單卻又複雜。也許是同星座的關係,對於科特在想什麼總覺得可以輕易體會那相同的情緒,寫完文章後我都覺得自己快科特上身了。

NIRVANA的歌敘述出青少年世代的不安,是一個因各種外在因素而失去理想與希望的焦慮,因此造成廣大的共鳴,儘管科特本人覺得「我只是在為自己發聲,我和大多數的人一樣,焦慮且疑惑」。

因此第二張專輯《永不介意》(Nevermind)的走紅,完全違背他的理念,當年代的另類搖滾首推他為代表,也意味著他的一切都將曝露在眾人的眼光之下,他自認為是個簡單的音樂愛好者,卻被迫將自己出賣在大眾音樂圈內,假裝過得很快樂,但其實非常的憂鬱。這張裡最紅的歌曲「Smells Like Teen Spirit」,也成了叛逆的科特最討厭表演的一首歌。

NIRVANA使用的一個很有名的圖像:慘淡微笑,完全可以代表科特對這狀況的反映;我自己常用的圖像是來是TYPE-MOON系列作「月姬」中,出自瓦拉齊亞之夜一張邊哭邊笑的臉,我覺得這是我對這個讓人哭笑不得的世界最好的註解,因此了解到NIRVANA使用這種相近的表情後,也是感同身受。

第一張專輯《漂白》(Bleach)取名自消毒針頭的漂白水,科特的靈感來自一張愛滋病防治海報,而他認為這可以拯救人類。第三張《母體》(In Utero)則是走紅之後自己內心感受的吶喊,科特希望這張賣的不好,但NIRVANA三張專輯,總共賣出了五千萬張。這三張專輯都可以看出,科特愛著世界一切,卻也因為太愛而恨著世界的一切。本身矛盾的性格、與諸多與內心相背的事實,讓科特最後在27歲打上死結。

「與其苟延殘喘,不如從容燃燒」 
科特的遺書中,留下來的還是一個莫忘初衷的理念,無論如何,NIRVANA確實為這世界的音樂與人們帶來極大的影響。

一直重覆低吟的「hello how low(嘿 到底有多低級)」仿彿在嘲笑這世界上的人們,也許這個世界,需要的就只是一句「Well, whatever, Nevermind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黑鴉筆記

RavenC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